Tuesday, November 29, 2011

感性的儿子

前几晚,妈咪选了这本绘本 The Rainbow Fish 念给轩仔听,没想到,听着,听着,他竟然哭了起来。

故事是说有一条身上长满闪亮鱼鳞的鱼,很自私的不肯和别的鱼分享它美丽的鱼鳞。结果,所有的鱼儿都远离它,因此它没有了朋友。当妈咪的故事讲到这里,轩仔就开始扁嘴,哭了起来。妈咪问他为什么哭?他答我说他不开心。妈咪心想,是不是因为他在学校也没有朋友,所以有感而发?还是轩仔很怕这种孤单的感觉?

故事到了最后,那条鱼把身上闪亮的鱼鳞都分给别的鱼后,鱼儿们就从新和这条漂亮的鱼做朋友了。妈咪借着这个故事告诉轩仔一定要和妹妹或学校里的朋友分享玩具。因为轩仔从小至今都是家里的小霸王,玩具也从不和别人分享。希望通过这本绘本,让轩仔知道什么是分享和分享过后所带来的快乐。

Wednesday, November 23, 2011

2m2w - 晴晴爱抬头

两个多月的晴晴没睡觉的时间很喜欢趴着,把头抬的高高的,最近还会左右摆动。之前轩仔给外婆带,外婆是让轩仔睡摇篮。但是,现在的晴晴,在保姆家,保姆是给她俯睡的,也许是这样,晴晴很快的就可以把头抬的高高的。趴着睡觉的晴晴,可以睡得比较安稳,也睡得比较久。但是,一定要用比较硬的床,而床单也要是紧绷的,以免皱起来的床单堵着鼻子,造成窒息。

俯睡的宝宝,头的前后径较大,左右径较小,后脑勺不出现扁平,脸形偏向椭圆。所以现在晴晴的额头是很明显的比之前凸出来。侧睡、俯睡、仰睡每一种睡姿都有其优点和缺点,最重要的是宝宝自己要睡得舒服。当然,当晴晴开始会翻身以后,她要怎样睡,就由她自己决定咯。。

玩贴纸

那天带晴晴打了预防针后,妈咪去了外婆家收拾妈咪出嫁前的房间(现在是轩仔的活动房)。因为轩仔的玩具越来越多,房间越来越乱,所以,要收拾收拾,把不要的东西都丢掉。
在那一堆杂物里,大多数都是妈咪去旅行时带回来的纪念品,还有很多很多Doraemon的精品。经过一番筛选后,坏了的(发夹,笔。。)就丢掉,有些很喜欢的(台湾带回来的头盔,钥匙圈)就继续的收藏,有些就拿给轩仔当玩具(贴纸,小风扇)。

想起来,这可是妈咪第一次让轩仔接触贴纸哦。不知道为什么,妈咪从来没有想过要买贴纸给轩仔玩,也许深怕他会到处乱乱贴吧。妈咪没想到原来这几个撕贴纸的简单步骤,对于轩仔来说有一定的难度。对于第一次接触贴纸的他,拿捏不到撕贴纸的技巧,经过妈咪几番的的解说和示范,他才可以把贴纸撕下。
当轩仔把贴纸贴到图画本时,还会有条理的自己篇故事。但是,动作不太灵活的他,往往会把两张贴纸贴了在一起,妈咪得小心翼翼的把贴纸撕下,让他从新再贴上。看来,妈咪要买一本贴纸书给轩仔了(好像有这样的书,对吧?)

这幅是完成图。

轩仔很坚持的把所有的贴纸都贴在同一排。到最后的两张,没有位置了,轩仔想贴在床上,就是要确定全部都在同一排。

妈咪就问道:“轩轩,为什么不可以贴在空白的位子呢?”
轩仔回答道:“等下他一个人在那里,怎么办?”(好丰富的想象力哦。。)
妈咪:“没关系,你把静宜贴在大雄旁边,那他不是有人陪咯。。”

原来,轩仔是觉得一个人很寂寞哦。。孩子啊,孩子,别怕,你以后不会一个人了,因为妈咪生了妹妹和你做伴啊。。 ( >_< )

Thursday, November 17, 2011

晴晴打预防针

昨天妈咪请了一天假,带女儿到政府诊疗所打两个月大的预防针。其实之前轩仔都是在私人诊疗所打预防针的,但是这次想带女儿到政府注射,因为免费嘛,可以把省回来的钱,带女儿到私人诊疗所打另外3种政府没得打的针(Rotavirus, Pneumoccoccal 和 chicken box)。

一进房间,里面一共有4名护士在谈天,看见我们进来了,还是在高谈阔论。其中的一名护士(A) 看了我的卡,问我为什么迟了那么多天?我告诉她因为女儿之前进院,所以我打了电话来推迟预约。另外一名护士(B) 就接过我的卡,开始在卡上做记录。然后,另外一名护士(C) 就在房间的另一角找出女儿的疫苗卡,递了给护士 B。还有另外一名护士(D) 就去了另外的一角,把疫苗拿出来交了给护士 B,让她把疫苗给注射在女儿的脚上。注射完毕,爹地接过发烧药水,拿回卡后,我们就上车把晴晴送了给保姆。

在车里,妈咪看回刚才那张疫苗的卡,发现护士填写的日期是在 Dpt/Polio + HIB 的第二支针的格子里。妈咪想不会打错针吧?(因为女儿应该打Dpt/Polio + HIB第一支针)想着想着,心里不是滋味,立刻到回诊所问个清楚。回到刚才那间房,4名护士们还是悠哉游哉的在谈天。我把卡递了过,问个明白。护士B 答我,对啊,是第二支。我说不对,应该是第一支。护士A接过卡,告诉护士B说,应该是第一支。护士A拿了涂改液,把日期填回正确的格里。那到底护士D 是拿第一支针的疫苗,还是第二支针的疫苗给护士B 呢?那时的我,顿时心跳加速,立刻问护士到底一和二有没有分别?护士回答我说是一样的。看着护士们的一举一动,这样的答案似乎不能说服不到我。离开了诊疗所,我的心还是忐忑不安,立刻拨电话给卖药的朋友,问了问她。还好,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。

有了这次的经历以后,回到家,我立刻上网找出女儿接下来所需要接受的疫苗的一些资料,先有个最基本的了解,以便以后可以和护士确定是对的针,才往女儿身上插。之前都带轩仔到私人诊疗所接受疫苗,妈咪也没有去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疫苗,总之打就是了。但是,这次是去政府诊疗所,打针的都是护士,而且,是边谈天,边打针的护士,所以啊,不能那么掉以轻心,要备课备课。。

Tuesday, November 15, 2011

顾此失彼

在妹妹还没有出生前,妈咪的全部精神和时间都是花在轩仔身上的。即使不是24小时对着他,但是,只要妈咪有空余的时间,都是陪着轩仔一起度过的。我们一起玩玩具,一起看绘本,一起去散步,一起逛街,一起吃早餐,一起睡觉,一起唱歌,一起这些那些。。。但是,只从妹妹出生以后,妈咪再也不能把所有的时间给轩仔了。。

现在的轩仔,还严禁进入主人房,因为那是爹地和妹妹睡觉的地方,爹地深怕轩仔又传染伤风咳嗽给妹妹(轩仔的伤风咳嗽断断续续的两个多月都还未完全康复)。即使妈咪在房里替妹妹抹身还是什么的,轩仔只可以站/坐在门口等。看见轩仔楚楚可怜的样子,妈咪觉得对他很残忍,心里总是酸溜溜的。但是,爹地说,那是叫有纪律。对轩仔不残忍一些,如果妹妹再次生病,我们就是对妹妹残忍了。其实,那也对,只是,妈咪的心里不好受。

自从妹妹出生以后,轩仔的性格变得很暴躁。是terrible two 的关系吗?还是因为妈咪分了一半的时间给妹妹的关系?轩仔不但很爱大声尖叫,还很爱哭。玩具跌了在地上也哭,放不进玩具箱也哭,睡醒看不见妈咪也哭。而且,还很喜欢和大人玩对抗,什么都不要。喝水不要,冲凉不要,见到长辈也不称呼(这点妈咪真的无可容忍),总之就是很叛逆。你叫他冲了凉才继续玩,他和你谈判说先玩了才冲凉。然后还学我们讲话:“妈咪啊,你等一下,我玩一下子就好料嘛,你要有耐心的哦。。”妈咪快昏倒。

每当轩仔看见妈咪在抱妹妹,哄妹妹,他就会很“恼该”,要妈咪放下妹妹陪他玩,不然就放声大哭。儿子啊儿子。。妈咪爹地的耐心有限啊。。 妈咪真的觉得顾此失彼,有时还会觉得呼吸不到。妈咪真的很佩服那些全职的家庭主妇,不但要兼顾儿女,还要为一日三餐而烦。妈咪只是一星期对着两个孩子两天,而且爹地都在旁相助,我都已经觉得力不从心了,到底全职妈妈们是怎样兼顾这一切的呢? 实在佩服佩服。。

唱歌

轩仔已经很久没唱歌了,只从妹妹出生以后,妈咪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和轩仔一起唱歌。这些短片是妈咪生妹妹前两天录影的,两个月过后的今天,轩仔已经把这些曾经会唱的歌给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video

video

Monday, November 14, 2011

稀土厂

关丹稀土厂这个话题看来大家都很熟悉吧,土生土长在关丹的我,真的感到很痛心。最近天气的变化以及空气污染的程度已经搞到一家大小不停的生病,如果再加上一个稀土厂,不晓得以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。虽然,反对的声音在关丹这里没有停过,但是,大大间的Lynas厂已经兴建起来,我们的反对声音有用吗?签名反对有用吗?搞和平的反对聚会有用吗?

上星期六,我带着儿子去Taman Gelora找轩婆就看见MPK把那里的泊车场围了起来,然后,放了两个踢足球的网。轩婆说:“一定是又在耍把戏,阻止明天的拯救大马家庭日。” “他们”经常做些小动作,一二再再而三的阻止一切的和平聚会。真的觉得“他们”的做法很小人,又很幼稚。要踢足球,那里有个大大的草场,何必动用泊车位?分明就是不让明天出席的公众泊车。之前一次的聚会,还不允许聚会用扩音器,但是“他们”同一天又在那里搞活动,还大锣大鼓的唱歌跳舞。

今早一打开东海岸版就看见关于昨天聚会的报道,不但封锁了附近的波车场,还派了警员驻守,不让所有身穿“拯救大马”T-恤的公众开车进入Taman Gelora 的范围,而且,出席的公众也被警方记录名字与身份证。 大家唯有把车泊得远远的,步行510分钟才可到达。这间稀土厂如果真的开始运作,很多人都想离开关丹,但是,可以去那里啊?一家大小在这里落地生根了几十年,还可以去那里?身为小女人的我,只想我的儿女有个健康成长的环境,离开关丹是唯一的选择吗?

Tuesday, November 8, 2011

女儿-陈筱晴

记录了生产过程以及产假两个月里所发生的一些小插曲以后,是时候介绍一下我们家的新成员- 陈筱晴。
筱晴的“晴”字是她妈妈我选的。在怀孕的那段日子,看了一套港剧,戏里有个角色叫晴晴,她天生患有心脏有孔症,但是,天性乐观,有着阳光般的笑容。喜欢戏里的她,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可以很积极的活下去。就这样,我告诉爹地,如果肚子里怀的是个女的,她的名字我要有个“晴”字。在巧晴,彦晴,韵晴,卉晴,思晴以及筱晴6个选择里,我们选择了中间用“筱”(xiao)。

女儿出世时只有2.5kg,比哥哥还要轻,但是身长及头却比哥哥长,比哥哥大。满月时晴晴的体重是3.8kg,上升了1.3kg。其实那时看见晴晴的体重上升了那么多,心里是很开心的,毕竟是全哺乳一个月后的成绩单嘛。。。但是,第2个月的体重只有4.6kg,只上升了0.8kg。没第一个月上升那么多,也许是又进医院,又吃药的关系吧。。

自从喝了配方奶粉后,晴晴白天准时三个小时4oz奶。晚上喝完最后一次奶后,半夜起来一次,大概是3-5am那段时间,然后到早晨8-9am才起床喝奶。相比起哥哥,晴晴起来的气数比哥哥少。那么爹地不是赚到?(因为不必起床那么多次)其实,最幸福还是我啦。。因为自从没有喂人奶以后,晚上晴晴是由爹地照顾的哦。。而且我就负责“陪”轩仔玩和睡觉而已。。所以说,我是不是很幸福啊。。

Friday, November 4, 2011

产后记

坐月篇
 
坐月子的日子对我来说像发了一场恶梦。 当时的我,真的很怕,很怕自己会患上产后犹豫。坐月的初期,一切还好,是到了最后的两个星期,我才觉得很辛苦。什么东西让我觉得辛苦?回想起来,可能是以下这些原因吧:-

1)女儿黄疸,迟迟不退。进进出出政府诊所去验血七八次。
2)因为女儿的黄疸指数在坐月期间上上下下,再加上喂人奶,所以什么姜啊,酒啊,全都不敢碰。有一两次看见女儿的黄疸指数有下降就吃了猪脚醋,结果第二天验血时,又飙升。所以,这次我坐月里吃的食物,全都是清清淡淡的。感觉这次坐月好像完全没有进补到一样。
3)喂人奶带给我的压力。女儿每每喝人奶时,很爱哭闹。我也搞不懂为什么。。
4)女儿口里生fungus,又出门去私人诊所看医生拿药。
5)Fungus 好了,女儿下体又生疹,又去找医生拿药。
6)失眠。到后期的两个星期,凌晨3点就不能入睡了。不能睡的时间都在一个人胡思乱想,那种感觉很可怕。
7)失眠导致没胃口吃饭。睡不到,吃不下,日子过得更紧张。。

喂人奶
在还没有生产前,已经读过很多关于奶粉的报道,清楚了解奶粉带来的种种问题,所以这一胎已经下定决心要喂人奶。但是,也许是越给自己压力,越难成功,所以,我是失败了。这件事,让我伤心了好一阵子。

在坐月子的一整个月了,我还是100%喂人奶的,家里连奶粉都没买。就是硬着头皮,喂就是了。其实人家说,好的开始,就是成功的一半。照理来说,我应该是成功了一半,但是,就在第二个月的第二个星期,我买了奶粉喂女儿。为什么会去买奶粉?在坐月子期间,除了100%全人奶喂女儿以外,我还挤了大概90格的人奶放在冰箱。到了第二个月,正当我要把人奶解冻以便训练女儿用奶瓶喝奶时,才发现原来我那30包人奶全都臭了。这个消息让我很伤心,眼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熬夜挤出来的人奶全都不能喝,再加上那时的我已经喂人奶喂到很想放弃。结果,我叫了老公去买奶粉。就这样,我放弃了一半。那时的我,半夜还是有给女儿喝人奶,因为很懒惰起来喂奶粉嘛。。而且,还会涨奶。。但是,到女儿病了进医院住了32夜开始,我就完完全全没有喂人奶了。

女儿住院
儿子在我坐月的时候,就已经有轻微咳嗽。到了第二个月,咳嗽伤风还是还没痊愈,而且还越来越严重。到最后,还传染给女儿。刚开始,女儿只是有轻微的伤风咳嗽,看了医生,吃了药的第三天,有微微的发烧。医生吩咐如果有发烧,就要住院了。女儿那时才6个星期,抵抗力很弱,怕细菌会进入肺。结果,我们接纳了医生的建议,立刻入院。在女儿住院的这段日子,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日子。妈妈在这个时候又刚好去了北京11天的旅行团。幸好有一位贵人的相助,让我在最难捱的时候出现。她真的是我的大恩人。。。

当时的我,除了感觉力不从心,还生病了,根本没能力照顾儿子和女儿。还好老公扛起了那个重任,留守在医院照顾女儿。我就负责照顾儿子还有在早上及傍晚的时间去医院替岗,让老公回家吃饭及梳洗。

眼看着6个星期大的女儿,抽痰,打针,吃药,吸gas化痰的种种治疗,我真的脚软。幸好老公不在医院的时候,我的大恩人都在我身边。也许她了解我的情况,很多时候,她都留在医院陪我,直到老公回到医院,她才离去。那时的我,真的觉得自己很脆弱,完全经不起考验!

好不容易捱过了32夜,女儿终于可以出院了。之后的4天,每天还要回医院两次,吸gas化痰。然后在家每天吃两种antibiotic两次。每次喂药,女儿都哭得很凄凉。 我又再次怪自己,为什么会把女儿搞到这样?觉得这个做妈妈的真的很失败。儿子生病又反反复复,女儿又进院,自己又生病。当时老公真的是家里唯一的依靠,不但拥有乐观的态度,还完全没有怨言的身兼母职,半夜照顾女儿,好让我可以好好休息。

儿子性情大变
儿子有一段时间,变得很闹别扭,很喜欢哭和喊,又爱唱反调,简直像变了另外一个人。那时的我们,全部的焦点都放在刚出世的女儿,也许忽略了他的感受。儿子变到很无理取闹,把所有人都气炸了。最后,连最疼爱他的外婆也忍不住打他。试过有一次,外婆打他不久后,爸爸又打他,妈咪又打。那时的他,真的很可怜。过后,我想了很久,为什么儿子会变成这样。原来,是我们忽略了他的感受,原本属于他的一切,突然全部变成妹妹的,所以他才会这样以引起我们的注意。过后的我,觉得很内疚,原来是我的疏忽,而委屈了儿子那么久。原本打算女儿也给外婆照顾的,但是,到最后,决定替女儿找保姆,好让外婆专心照顾儿子,希望儿子可以变回之前那样活泼可爱!

上班前的一个星期
终于所有的事情在我上班前的一个星期算是搞一段落。我的大恩人原本只是出于好心,帮我在妈妈去旅行的那段日子帮我照顾女儿。但是,经过女儿进院这件事以后,她觉得女儿太弱小了,她也不放心给不认识的保姆照顾。结果,她答应了暂时帮我照顾女儿直到女儿比较OK以后才做打算。顿时,我的心犹如放下心头大石。儿子方面就暂时继续让外婆照顾,晚上一有时间,我就尽量陪陪他,希望他心可以很快“修补”好。女儿和儿子都安排妥当以后,接下来就是我自己了。也许是坐月子的时候没有真正的进补到,一满月以后,不但生病了,而且右脚及右手还有麻痹的感觉。看了一次中医,告诉了医师我的问题,但是,情况似乎没有好转。看来,我的身体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来调养调养。

在上班前的几天,挤了一点时间“搞了搞”自己。头发已经两个月没有修剪,上班的衣服合穿的也没有几件。匆匆忙忙的买了几件衣服,去了一趟理发店,收拾一下心情,希望上班以后,心情可以平复下来,然后全新出发!

Thursday, November 3, 2011

回到工作岗位。我生了。

放了两个月产假的我,终于在11月1号回到工作岗位。花了两天的时间读了公司的email,完成了一些比较紧急的任务,终于有机会回到自己的部落格。这两个月里发生了太多的事,自己还差点陷入产后犹豫症。幸好有贵人的相助,老公的开解,不然,我真的不晓得后果会是怎样的。这两个月所发生的一切一切,都是从我生了以后开始。。。

我生了。。
终于在不想再等待的情况下,我接纳了医生的意见,9月2号去了催生。吃了个早餐,11点到达医生那里,放药催生。医生说,最快1点,最迟下午4点就可以生了。如果到下午4点子宫颈还不开,就要再吊点滴。就这样,我check-in了那里最贵的房间,RM200一晚,有两张单人床和bathroom attached。这间房,就是上次我生轩仔的房,一切好像很熟悉。。

大概到了中午12点开始,肚子已经开始隐隐作痛。当中还上了几次厕所,因为护士放了药,让我排便。1点左右,护士把我带进了产房,方便检查。2点左右,我已经开始大痛得很频密,打了两支止痛针。这一次的痛,似乎比上一胎还要痛,到我大痛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是几点,因为我已经把眼睛关上了。我只知道我的双手是一直往老公的衣服扯,一面告诉护士“Im very pain!!”,依稀记得护士也没有怎样理睬我(那时候只有一个护士在那里),她只是答我:“yaya... dont simply shout, once you pain, you 谷ya!”

到我真的很痛的时候,听见护士打了个电话给楼下的医生,不一会儿,三个护士还有医生一起上来了。那时候的我,已经开始拼了命的在“谷”。也许是有经验了,知道要怎样用力,没一回儿,就把宝宝给“谷”出来了。这一胎的生产过程相比上一胎是比较快,但是,这一胎真的很痛。而且,在痛的过程,我还一面不停的告诉老公,这是最后一胎了,我不要了,不要了。。。一面不断的呻吟,不断地重复!! 哈哈。。

但是,这一胎,把宝宝给“谷”出来过后,我整个人比较清醒,还可以问老公,医生在干嘛?医生缝针,还有生胎盘的整个过程我都有感觉。而且啊,当医生问老公要不要剪脐带而被老公拒绝时,我还可以有力气,叫老公:“剪啦!”所以啊,这一胎的脐带,是老公亲手剪断的哦。
当医生在为我处理下体时,我就吩咐了护士把宝宝放在我的肚子上,让我们有第一次的皮肤接触。过后,当医生处理完一切以后,我就在产房让护士把我肚子里的污血积压出来。同一时间,我也在产房给宝宝第一时间喝人奶了。一个小时过后,护士才把我从产房退回房间里休息。那个晚上,老公在那里陪我,但是,整个晚上,我都是听着老公的鼻鼾声,眼光光看着天花板,没睡觉。也许是太累了吧。。观察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的中午,我就带着宝宝回家去了。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